Quantcast

Jewish Journal

JewishJournal.com

June 27, 2010

犹太人的追星族——巴勒斯坦人的近代史 How Many Refugees?

http://www.jewishjournal.com/blog/item/how_many_refugees_20100627/

作者:范雨臣

如所周知,历史上的巴勒斯坦地区包括当今的约旦全境、以色列全境(本土及被占领土)及周边一些地区,通常把约旦河以西叫做西巴勒斯坦,以东叫做东叫巴勒斯坦。英国当局在1921年把占全巴勒斯坦77%(89,715km²)的东巴勒斯坦划出,称为“外约旦”〔Transjordan〕(AW按:意思是约旦河那边——东边)。这么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东巴勒斯坦没有犹太移民。这一分离立即遭到阿拉伯人的反对。直到上世纪60年代,约旦国王侯赛因和阿拉法特都反复说“巴勒斯坦就是约旦,约旦就是巴勒斯坦。”但是在1970-1971年间的“黑九月”期间,约旦国王对阿拉发特的PLO进行了武装清除。直到那时,人们还不认为这是约旦对外国武装分子入侵的回击,而认为是内战。自此之后,阿拉法特流亡他国。就在这期间和之后,全世界、包括全体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慢慢接受了英国1921年的概念。在广大的巴勒斯坦地区,哪儿有犹太人,哪儿就重新定义为巴勒斯坦。犹太人的足迹到哪儿,巴勒斯坦的疆域就划到哪儿。甚至巴勒斯坦人的身份也跟着犹太人走,在广大的巴勒斯坦地区,哪儿有犹太人,哪儿的阿拉伯人就就是巴勒斯坦人。当今的巴勒斯坦人抛弃了已有2000年历史的巴勒斯坦传统疆域,抛弃77%的巴勒斯坦领土,跟随犹太人的活动范围重新定义巴勒斯坦。实在可笑。巴勒斯坦人成了犹太人的追星族。

把巴勒斯坦人说成是犹太追星族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随着19世纪犹太移民对本地区经济的开发,吸引了大批阿拉伯劳工的涌入,他们构成了现代巴勒斯坦人的主体。直到今天,被站领土上巴勒斯坦人的大部分就业机会仍由以色列提供。根据1893年奥斯曼帝国的档案〔*〕,在西巴勒斯坦的非犹太人总共92,300人,其中阿拉伯人55,827人,当时的犹太人已达59,431人。在奥斯曼帝国的档案中说〔**〕,在一战前的两个世纪,广的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口没有增长。另据1947年英国当局的人口普查〔***〕,阿拉伯人口已增到462,900人。如果按一战后当地及周边地区阿拉伯人口最大自然增长率每年1.5%计算,这样在1893年的55,827阿拉伯人靠自然增长,到1947年应是87,000人。也就是从1893年到1947年间至少376,000阿拉伯人涌入。实际上早在1893年以前犹太人就对本地区的经济进行开发了,也就是早在1893年以前就有大批阿拉伯劳工涌入了。所以严格来说,1893年的55,827阿拉伯人不能都算作本地人。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移民过程表明了一个事实,即如果在巴勒斯坦地区没有犹太移民,就不会有大量的阿拉伯劳工涌入。这些阿拉伯劳工构成了现代巴勒斯坦人的主体。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没有犹太人就没有现代巴勒斯坦人。

到底1948年后有多少人沦为难民?版本不同,数字也不同。一般认为430,000-650,000人。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给出的数字是539,000人,其中56,000为游牧人,36,800为1947-1948进入的阿拉伯人,170,300为以色列本土以外的阿拉伯人〔****〕。如果把1893年的55,827阿拉伯人繁衍到1947的87,000人全算作本地人,并且这87,000人一个不剩地全都逃离,这样难民中只有是87000/539000=16%是本地人。如所周知,有160,000阿拉伯人没有逃离,他们留在了以色列的本土上。实际上这160,000人的主体就是上述87,000本地人的主体。这样在难民中真正本地人的比率比16%低得多。

许多巴勒斯坦的领导人都声称自己是真正的巴勒斯坦人,比如阿拉法特声称自己出生在耶路撒冷老城。可专家们揭露阿拉法特出生在埃及的开罗,后来巴勒斯坦政府不得不承认阿拉法特确实出生在埃及。还有专家指出阿拉法特祖籍及父籍均不是巴勒斯坦,其父在1948年以前,最长在巴勒斯坦呆的时间不超过17年(此说法至今未得到巴勒斯坦政府的证实)。许多PLO的创始人都不是出生在当今的巴勒斯坦,有些人出生在约旦。当时的约旦就是巴勒斯坦,因此说他们出生在巴勒斯坦也不能算错。

巴勒斯坦难民问题已有近60年的历史,可至今仍未得到解决。难民的所在国一直不给难民合法的身份,实际上一直把他们当作二等“公民”对待。其实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每个国家都需要二等公民。一些最脏、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活儿一般人不愿干,可是社会需要有人干,于是把这类工作推给了二等公民,而且只付极低的报酬就可以。在古代,由国家人为地划定二等公民,比如印度的贱民。到了现代,由于社会的进步,国家不再人为地划定二等公民了,但仍需要二等公民,即使在当今的西方国家也不例外。现在美国有一千万非法移民,这非法移民实际上就是“二等公民”。但是随着世界文明的进步,非法移民只要能成功地“黑”到一定的年限(一般不足10年),就可拿到合法的身份,成为正经的公民。这么做一方面是所在国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对下一拨儿非法移民的招唤。可是巴勒斯坦的难民已有近60年的历史了,除了约旦,所有的所在国都不给巴勒斯坦难民合法的身份。所在国心里很清除,一旦给了巴勒斯坦难民合法的身份,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二等公民了。为了永远盘剥巴难民,就必须永远不给他们身份。为了找到合法的理由,就必须永远高呼“尊重”巴难民的回归权。这就是难民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的根本原因,同时这也是对付以色列的强有力的政治武器。

若按照60年不给巴难民合法身份的原则,从以色列宣告独立的1948年上推60年,即1888年,那么从1888年以后进入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都不能算作巴勒斯坦人。这样在54万巴勒斯坦难民中没几个是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难民中究竟有多少是巴勒斯坦人,目前在国际上说法十分混乱,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一多半,有的说一少半。混乱的原因是如何界定时间,也即如何界定进入巴勒斯坦以后究竟多少年才算巴勒斯坦人。Joan Peters写了一本在世界上非常有影响的书,书名为《从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年代》(From Time Immemorial)。这书自问世以来,已再版近十次。在再版的扉页上印有许多世界政要的读书感受,他们一致认为读了这本书才真正搞清了巴勒斯坦难民问题。

当前解决巴难民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即尊重当今的世界文明准则,所在国先给难民们合法身份,然后由难民自决。在西方一个偷渡客只要成功地躲藏不足10年就可拿到身份,为什么阿拉伯国家对自己的阿拉伯兄弟60年了还不给身份?事实很清除,一旦难民获得了所在国身份,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将留在所在国。因他们在这里出生、长大、学习、工作、结婚、生子。这里才是他们的家园。他们不会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从头闯荡,尽管他们的爷爷曾到过那里。

〔*〕Population of Western Palestine, pp 93,100,178,183-184,520,627,638.
〔**〕Joan Peters, From Time Immemorial, pp 254-258
〔***〕id, p 259.
〔****〕Walter Pinner, How Many Arab Refugee?

——————
作者自我简介:像许多中国人觉得自己是天才一样,我也是天才。 由于中国的天才太多 ,人们不得不根据地域和时域对天才进行分类。比如,县一级10年一遇的天才,省一级百年一遇的天才等等。同是天才,差别极大。 40年前,中国曾出过一位中国几千年、世界几百年才一遇的顶级大天才。自此之后中国天才辈出。 好象是个人就是个天才。你若问我是哪个级别的天才,实话跟您说,胡同一年一遇的天才! 身份:PH.D,流体力学教授。虚职不少(诸如这个学会理事、那个学会副秘书长之类)。

JewishJournal.com is produced by TRIBE Media Corp., a non-profit media company whose mission is to inform, connect and enlighten community
through independent journalism. TRIBE Media produces the 150,000-reader print weekly Jewish Journal in Los Angeles – the largest Jewish print
weekly in the West – and the monthly glossy Tribe magazine (TribeJournal.com). Please support us by clicking here.

© Copyright 2014 Tribe Media Corp.
All rights reserved. JewishJournal.com is hosted by Nexcess.net
Web Design & Development by Hop Studios 0.2094 /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