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Jewish Journal

到底有多少阿拉伯人死在了亚辛村事件中 Versions of Deir Yassin Event

by Aaron Wood

September 12, 2010 | 9:56 am

【作者:范雨臣。发表于2009年。转载者对此事件仅有风闻。】

    发生在六十一年前的亚辛(Deir Yassin)村事件至今仍是以巴争论的焦点。
   
    亚辛村是一个海拔700多米的阿拉伯村子。据当年国际红十字会的报告说,全村144个房间、住有400名居民。但据1945年英国当局的报告说,全村610人,专家们说,若按每年0.2%的增长率,到1948年应为750人。该村位于特拉维夫与耶路撒冷交通咽喉要道上,战略意义非常重要。六十多年前以巴交战时,谁能控制住亚辛村,谁就能控制特拉维夫与耶路撒冷的交通,也就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耶路撒冷。犹太方面决定拿下这个据点。于1948年4月9日晨发起进攻,近中午11点战斗结束。以军全胜。不料,日后对以军的行动有截然不同的说法:

1)阿拉伯早期的版本
    以军共进村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奸污了几乎所有的年轻妇女。以军把孕妇延大腿撕开,胎儿从肚中流了出来。更令人发指的是以军把手无寸铁的几十名村民赶入山谷,集体枪杀。以军总共杀死了240-250名无辜的村民。

2)阿拉伯后期的一些版本
    严肃的阿拉伯学者几十年来一直在悄悄修改死亡数字,由240多人渐渐修改成100来人。在1988年亚辛村事件40周年之际,位于靠近拉马拉的巴勒斯坦比尔-扎伊特(Bir Zeit)大学的坎阿尼(Sharif Kan’ani ) 教授给出的报告说,找不到以军暴行的证据,在战斗中阿方死107人、伤12人、其中25人被处决【*】。国际上认为坎阿尼教授的研究是阿方最具权威性的研究。其实,早在1956年,巴勒斯坦著名的历史学家阿勒-阿里夫(Arif Al-Arif)就给出阿方死117人,不是240多人。需要指出,尽管阿拉伯方面有了新版本,但至今哈马斯等组织以及某些大陆中国人仍在坚持阿拉伯老版本。

3)当今的犹太版本
    亚辛村作为军事要塞,里边驻有多国籍的阿拉伯解放军。主要是伊拉克人、叙利亚人以及南斯拉夫的穆斯林。1948年3月以军事情报部门获知又有一股约150人(大部分是伊拉克人)阿拉伯解放军入驻亚辛村。到4月2日阿军开始向附近的犹太村落扫射。以军进攻前,用装在卡车上的扬声器喊话,叫村民离开,并说通往Ein Karemu   的路是敞开的。阿军向卡车扫射,  卡车翻入山沟。交火中击毙阿方武装人员60多名,尸体中有仍握抢的妇女。战斗结束后,发现村内有40多名村民,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儿童。随后把他们装上两辆卡车,拉到耶市附近的Sheikh Bater基地,给了些食物和水之后,下午释放。另外还俘虏了约20名阿军,他们被装上卡车,拉到耶市市区,游街示众,随后拉回到亚辛采石场,以方否认处决了他们。

4)犹方版本的演化
    犹太方面的版本最初不是上述的这个版本。如所周知,犹太内部派别林立。在以色列建国时,这些派别一度到了快打起来的地步。亚辛村事件成了那一时期犹太不同派别的内斗工具。参加亚辛村行动的主要是利库德和犹太复国主义民兵莱希。以这两派为代表的犹太右翼集团主张用强硬、甚至暴力的手段进行斗争。耶市的本-耶胡达市场大爆炸已及大卫王饭店大爆炸就是这些集团干的。以犹太锡安者工党(Labor Zionist)为代表的左翼强烈反对这么干。亚辛村事件后,利库德和犹太复国主义民兵为了鼓舞士气,炫耀战绩、夸大歼敌数字。不料,阿拉伯方面接过这些数字,转而成了滥杀无辜的数字依据。锡安者工党本来就强烈反对右翼集团的蛮干,亚辛村事件算是让锡安者工党逮住了右翼集团又蛮干的新证据。锡安者工党立即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亚辛大屠杀。锡安者工党之所以这么做,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即希望在日后的以色列政府中占有强势。不料,这一谴责招来国际上对亚辛屠杀的认同,“看!你们犹太人自己都承认了大屠杀,难道大屠杀还有假?”
    以色列建国后,政府对亚辛事件进行了详细调查。1952年以色列国防部司法院裁定进攻亚辛村是正当的军事行动,随后锡安者工党承认了错误。在1960年和1969年时任外交部长的梅厄(Dold Meir)和阿巴埃(Abba Eban)都郑重斥责锡安者工党,指责该党应对1948年的所谓亚辛屠杀的“神话”和“谎言”负有责任。

5)国际红十字会的版本
    亚辛事件后,阿拉伯人给国际红十字会打电话、说亚辛发生了大屠杀。红十字会代表然尼尔(Raynier)到亚辛村调查。陪同然尼尔调查的恩格尔(Engel)在调查报告里说未看到也没听到有强奸、斯裂孕妇的事件发生。

6)英国BBC的版本
      在1998年4月亚辛事件50周年之际,英国BBC专门制作了一个名为《耶路撒冷报告》的专题片。调查了当年的目击者和当事人,当年的目击者科哈里地(Hussen Khalidi)用明确的语言说所谓犹太方面的暴行是编造的。当时任阿拉伯新闻编辑的努森贝赫(Hazen Nussinbeh)说,“事件后的一天,我在雅法门碰到了亚辛村的幸存者、阿方领导人以及科哈里地,我问科哈里地怎么编造,科哈里地说”一定要往‘最“了编’。”于是我就编造了强奸等暴行。努森贝赫现住在约旦的安曼,他继续说,编造犹太暴行的“最大错误”是导致了大批阿拉伯人逃亡。BBC还采访了当年亚辛村居民穆罕默德(Abu Mahmud),他说没有强奸的事,之所以说有强奸是为了激起国际愤怒,以此唤来更多阿拉伯军为我们报仇。

    综上所述,可以肯定地得出如下结论:阿方死亡人数最多100来人,不是240多人。以军没有强奸、撕裂孕妇等暴行。在死亡的阿方100来人中,肯定有不少是阿方武装人员,至于在死亡中有没有阿方平民,如果有,这些平民是武装的、还是手无寸铁的老人、妇女和儿童,有待进一步核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事人一个个故去,核查越来越困难。在长达60多年的以巴冲突中,在被打死的阿方人员中,如何区分那些是武装人员、那些是平民一直是件非常困难的事。但不管怎么说,在战场上,不管你的身份如何、穿便装还是穿军装,只要你向对方开枪,你就是对方的敌人,对方就有权还击。人们不会忘记,在中国的淮海战役中,刘邓大军歼敌30多万。实际上,普通的国民党士兵几乎100%全是贫下中农,我们不能就此说,“刘邓大军在淮海战役中歼灭贫下中农30多万。”

    在17年前我曾在耶路撒冷的一所依希瓦里学习近两年,我们的依希瓦里后来搬到了哈尔-诺夫。哈尔的意思是小山,诺夫的意思是景致或景观。哈尔-诺夫位于耶市的最西边,站在哈尔-诺夫向西望去,景致开阔,确实不错。西边再也没有比哈尔-诺夫更高的山包,越往西、山包越矮,直到特拉维夫那边的平原。亚辛村就位于紧靠哈尔-诺夫西边的山脚下,落差约50米。从哈尔-诺夫沿山路西下,一溜小跑,一刻多钟就到达亚辛村。我曾多次在课余时间到亚辛村查看,在想象中体验一下当年战斗的情景。当年的以军大概就是从北边的那条山谷攻入,以军用扩声器叫阿拉伯村民逃离的那个Ein Karemu 路口大概就是南边的那个豁口。在1948年4月9日上午,这里曾死了100来人,每逢想到这里,再加上寂静的山林被风吹得簌簌作响,心里就不禁一阵凄颤。

    如今亚辛村已不存在,现在这里是一所精神病院。

    从亚辛村往北几百米就是以色列的一号公路(耶路撒冷-特拉维夫公路),穿过公路下到另一个山谷,是阿拉伯人丢弃的另一个村子。虽六十年过去,村内建筑物仍十分完好,有约40栋房子。房内空荡荡,只有几名流浪汉住在空房内。村内有一泉水,至今仍潺潺流淌。泉水流入一人工大方池内,然后从另一端流出。每逢节假日,有不少耶市市民来这里游玩。在这里我曾多次看到一群群十七八的哈瑞第大小伙子光着屁股、一丝不挂、当着众多年龄各异的妇女们、跳入池中。这当然引来人们、特别是不信教群体的严厉谴责。可这群哈瑞第们争辩说,“这是密克温!”在希伯莱语中,密克温是犹太洗礼池。这个池子水质清洁、有入流又有出流,水深没胸,是最符合犹太戒律的、最标准的密克温。哈瑞第说这是密克温还有一层更强烈的潜台词,即“我们入浴密克温是清除罪孽,净化心灵,是神圣之举!”在这些哈瑞第们看来,无论什么人、无论什么场合、无论什么世俗观念,都得给神圣让路(这只是少数哈瑞第的极端观点,不是主流哈瑞第的主流观点)。

    话题扯远了,让我们回到亚辛事件。

    当今从网上很容易搜索到各方对亚辛事件的说辞,只要认认真真阅读,每个人都能客观地得出自己的结论。感谢互联网。

【*】
Sharif Kan’ani Nihad Zitawi, Dier Yassin, Monograph,No.4 Destroyed Palestinian Villages Documentation Project (Bir Zeit Documentation Center of Bir Zeit University, 1987), p6

Tracker Pixel for Entry

COMMENTS

We welcome your feedback.

Privacy Policy

Your information will not be shared or sold without your consent. Get all the details.

Terms of Service

JewishJournal.com has rules for its commenting community.Get all the details.

Publication

JewishJournal.com reserves the right to use your comment in our weekly print publication.

ADVERTISEMENT
PUT YOUR A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