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Jewish Journal

犹太人的追星族——巴勒斯坦人的近代史 How Many Refugees?

by Aaron Wood

June 27, 2010 | 9:54 am

作者:范雨臣

如所周知,历史上的巴勒斯坦地区包括当今的约旦全境、以色列全境(本土及被占领土)及周边一些地区,通常把约旦河以西叫做西巴勒斯坦,以东叫做东叫巴勒斯坦。英国当局在1921年把占全巴勒斯坦77%(89,715km²)的东巴勒斯坦划出,称为“外约旦”〔Transjordan〕(AW按:意思是约旦河那边——东边)。这么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东巴勒斯坦没有犹太移民。这一分离立即遭到阿拉伯人的反对。直到上世纪60年代,约旦国王侯赛因和阿拉法特都反复说“巴勒斯坦就是约旦,约旦就是巴勒斯坦。”但是在1970-1971年间的“黑九月”期间,约旦国王对阿拉发特的PLO进行了武装清除。直到那时,人们还不认为这是约旦对外国武装分子入侵的回击,而认为是内战。自此之后,阿拉法特流亡他国。就在这期间和之后,全世界、包括全体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慢慢接受了英国1921年的概念。在广大的巴勒斯坦地区,哪儿有犹太人,哪儿就重新定义为巴勒斯坦。犹太人的足迹到哪儿,巴勒斯坦的疆域就划到哪儿。甚至巴勒斯坦人的身份也跟着犹太人走,在广大的巴勒斯坦地区,哪儿有犹太人,哪儿的阿拉伯人就就是巴勒斯坦人。当今的巴勒斯坦人抛弃了已有2000年历史的巴勒斯坦传统疆域,抛弃77%的巴勒斯坦领土,跟随犹太人的活动范围重新定义巴勒斯坦。实在可笑。巴勒斯坦人成了犹太人的追星族。

把巴勒斯坦人说成是犹太追星族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随着19世纪犹太移民对本地区经济的开发,吸引了大批阿拉伯劳工的涌入,他们构成了现代巴勒斯坦人的主体。直到今天,被站领土上巴勒斯坦人的大部分就业机会仍由以色列提供。根据1893年奥斯曼帝国的档案〔*〕,在西巴勒斯坦的非犹太人总共92,300人,其中阿拉伯人55,827人,当时的犹太人已达59,431人。在奥斯曼帝国的档案中说〔**〕,在一战前的两个世纪,广的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口没有增长。另据1947年英国当局的人口普查〔***〕,阿拉伯人口已增到462,900人。如果按一战后当地及周边地区阿拉伯人口最大自然增长率每年1.5%计算,这样在1893年的55,827阿拉伯人靠自然增长,到1947年应是87,000人。也就是从1893年到1947年间至少376,000阿拉伯人涌入。实际上早在1893年以前犹太人就对本地区的经济进行开发了,也就是早在1893年以前就有大批阿拉伯劳工涌入了。所以严格来说,1893年的55,827阿拉伯人不能都算作本地人。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移民过程表明了一个事实,即如果在巴勒斯坦地区没有犹太移民,就不会有大量的阿拉伯劳工涌入。这些阿拉伯劳工构成了现代巴勒斯坦人的主体。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没有犹太人就没有现代巴勒斯坦人。

到底1948年后有多少人沦为难民?版本不同,数字也不同。一般认为430,000-650,000人。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给出的数字是539,000人,其中56,000为游牧人,36,800为1947-1948进入的阿拉伯人,170,300为以色列本土以外的阿拉伯人〔****〕。如果把1893年的55,827阿拉伯人繁衍到1947的87,000人全算作本地人,并且这87,000人一个不剩地全都逃离,这样难民中只有是87000/539000=16%是本地人。如所周知,有160,000阿拉伯人没有逃离,他们留在了以色列的本土上。实际上这160,000人的主体就是上述87,000本地人的主体。这样在难民中真正本地人的比率比16%低得多。

许多巴勒斯坦的领导人都声称自己是真正的巴勒斯坦人,比如阿拉法特声称自己出生在耶路撒冷老城。可专家们揭露阿拉法特出生在埃及的开罗,后来巴勒斯坦政府不得不承认阿拉法特确实出生在埃及。还有专家指出阿拉法特祖籍及父籍均不是巴勒斯坦,其父在1948年以前,最长在巴勒斯坦呆的时间不超过17年(此说法至今未得到巴勒斯坦政府的证实)。许多PLO的创始人都不是出生在当今的巴勒斯坦,有些人出生在约旦。当时的约旦就是巴勒斯坦,因此说他们出生在巴勒斯坦也不能算错。

巴勒斯坦难民问题已有近60年的历史,可至今仍未得到解决。难民的所在国一直不给难民合法的身份,实际上一直把他们当作二等“公民”对待。其实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每个国家都需要二等公民。一些最脏、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活儿一般人不愿干,可是社会需要有人干,于是把这类工作推给了二等公民,而且只付极低的报酬就可以。在古代,由国家人为地划定二等公民,比如印度的贱民。到了现代,由于社会的进步,国家不再人为地划定二等公民了,但仍需要二等公民,即使在当今的西方国家也不例外。现在美国有一千万非法移民,这非法移民实际上就是“二等公民”。但是随着世界文明的进步,非法移民只要能成功地“黑”到一定的年限(一般不足10年),就可拿到合法的身份,成为正经的公民。这么做一方面是所在国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对下一拨儿非法移民的招唤。可是巴勒斯坦的难民已有近60年的历史了,除了约旦,所有的所在国都不给巴勒斯坦难民合法的身份。所在国心里很清除,一旦给了巴勒斯坦难民合法的身份,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二等公民了。为了永远盘剥巴难民,就必须永远不给他们身份。为了找到合法的理由,就必须永远高呼“尊重”巴难民的回归权。这就是难民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的根本原因,同时这也是对付以色列的强有力的政治武器。

若按照60年不给巴难民合法身份的原则,从以色列宣告独立的1948年上推60年,即1888年,那么从1888年以后进入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都不能算作巴勒斯坦人。这样在54万巴勒斯坦难民中没几个是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难民中究竟有多少是巴勒斯坦人,目前在国际上说法十分混乱,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一多半,有的说一少半。混乱的原因是如何界定时间,也即如何界定进入巴勒斯坦以后究竟多少年才算巴勒斯坦人。Joan Peters写了一本在世界上非常有影响的书,书名为《从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年代》(From Time Immemorial)。这书自问世以来,已再版近十次。在再版的扉页上印有许多世界政要的读书感受,他们一致认为读了这本书才真正搞清了巴勒斯坦难民问题。

当前解决巴难民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即尊重当今的世界文明准则,所在国先给难民们合法身份,然后由难民自决。在西方一个偷渡客只要成功地躲藏不足10年就可拿到身份,为什么阿拉伯国家对自己的阿拉伯兄弟60年了还不给身份?事实很清除,一旦难民获得了所在国身份,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将留在所在国。因他们在这里出生、长大、学习、工作、结婚、生子。这里才是他们的家园。他们不会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从头闯荡,尽管他们的爷爷曾到过那里。

〔*〕Population of Western Palestine, pp 93,100,178,183-184,520,627,638.
〔**〕Joan Peters, From Time Immemorial, pp 254-258
〔***〕id, p 259.
〔****〕Walter Pinner, How Many Arab Refugee?

——————
作者自我简介:像许多中国人觉得自己是天才一样,我也是天才。 由于中国的天才太多 ,人们不得不根据地域和时域对天才进行分类。比如,县一级10年一遇的天才,省一级百年一遇的天才等等。同是天才,差别极大。 40年前,中国曾出过一位中国几千年、世界几百年才一遇的顶级大天才。自此之后中国天才辈出。 好象是个人就是个天才。你若问我是哪个级别的天才,实话跟您说,胡同一年一遇的天才! 身份:PH.D,流体力学教授。虚职不少(诸如这个学会理事、那个学会副秘书长之类)。

Tracker Pixel for Entry

COMMENTS

We welcome your feedback.

Privacy Policy

Your information will not be shared or sold without your consent. Get all the details.

Terms of Service

JewishJournal.com has rules for its commenting community.Get all the details.

Publication

JewishJournal.com reserves the right to use your comment in our weekly print publication.

ADVERTISEMENT
PUT YOUR AD HERE

ABOUT THE AUTHOR

{blog_image:alt}

Aaron Wood, raised 100% secular, had no knowledge of Jewishness until he met a Christian missionary in China. Since then, Wood had spent tons of time studying scriptures and...

Read more